“朕不需要,一个残忍冷血的皇后。”
“呵,那你可需要一个残忍冷血的太子妃?”

她嘴角嗜一抹冷笑,看着他的眼睛。

“呵,你从来不过是朕登上帝位的工具,可你竟敢杀了雪瑶。”他目光冷硬,看着她一身伤痕,不为所动。

“呵,是啊,是我不自量力。”她的目光一点点的冷下来,终于变成了一片死寂。

“念在你在朕落难时不离不弃,这一路走来为朕清除了所有路障,朕定将你挫骨扬灰。”

“多谢,凤子塍,往后你别在我坟前哭,脏了我的轮回路。”

“呵,你杀了我最爱的人,我怎么舍得让你安心轮回。”

塍皇四年,皇后卒,后位空悬。

同年,邻国来犯,大军势不可当。逝后以前的宫女,拿信上殿。塍皇亲启。

他看后一震,那信竟是她写好的

退敌之计。

皇帝亲自率领大军出城迎战,他看着邻国皇帝身边妖媚的女子,突然大怒,率领大军,直朝敌国皇帝攻去。突然转变的阵法让敌人军心大乱,他一鼓作气灭了胶着多年的邻国。

(皇宫)

妖媚的女子跪在殿前。

“柳雪瑶你到底是什么人?”

“…………”

“说。”他大喝一声,直吓得跪着的女子一哆嗦。

“我是,,启皇的妃子。”

“哼,你来我乾国干什么?”

“帝君让我来偷乾国的军营阵法图。”

“哼。”

(紫玉阁)

“我好像,很久没来过了。”

“回皇上,两年零八个月,自从雪瑶姑娘进宫后,您就没来过。”

他抬眼,是她还是太子妃时就在身边的侍女。

“你,还在这?”

“当然,皇后娘娘待奴婢好,奴婢可不像有些人,忘恩负义。”忘恩负义几个字说的极重。

他心头一阵难过。

“你下去吧。”

他拿起梳妆台上一支步摇,突然眼泪就落了下来。那是以前他还只是太子时,送给她的。记得那时她是大将军之女,武艺卓绝,足智多谋。他想登上帝位,就必须得到大将军的拥护,也需要她的能力。

她待他极好,在他遭人陷害时不离不弃,不顾一切的帮他。

记得那时他中毒,她一直守在他身边,一手操持。有一次她替他刺杀拥护二皇子的大臣,被打成重伤,他看着她身上的伤口,竟有了不再争夺带她离开的想法。他喜欢桂花糕,她笨手笨脚的下了厨房,却差点烧了整个太子府。他们一起出去,她怯怯的问他要一支步摇。他登基时,她身上还带着前天与其他皇子派来的刺客恶斗后的伤痕。她步步为营,助他坐稳了根基。她在大将军身受重伤时,埋在他怀里痛哭。她眼看着他离她越来越远,一个一个貌美柔弱的女子代替了她在他身边的位置,默默的流泪。他记得雪瑶多次想置她于死地,不过是怕她吧。

一桩桩一件件的细细想来,他们竟然经历了这么多事。

他终于忍不住,抱着她以前最喜欢的衣服泪如雨下。

他恨啊,恨自己为什么刻意忽略了早已疯狂生长的情素;恨自己为什么为了一个细作杀了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守护好她;恨自己忘了她满身伤痕一沾潮气刺骨的疼,把她关在地牢里那么久;恨自己,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心。

他发疯般冲向她的坟前,那里早已站着一人,他冷冷的站着“皇上这么晚来这干嘛?”

“我来……看看她。”

“呵,看她,皇上别忘了,这不过是衣冠冢而已,皇后早已被您挫骨扬灰。还有,别忘了她最后说了什么?”

他闻言一怔“你是什么人?”

“我,她师兄。”

说完纵身一跃,不见了踪影。

他喃喃:“她说,别在她的坟前哭,脏了她的轮回路。”

“脏了轮回路。”

…………第二天:

“来人,备厚礼朕去看看岳父岳母。”

“是。”

高高的宫殿之上,他的背影孤寂的让人难过。

有人躲在重重曼帐之后,看着他,默默垂落。

(风从远处吹来,吹起漫天飞花 ,似在嘲笑她的痴,他的痴。)

“还放不下吗?”

“师兄……”

“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送你回去。”

是夜。

“不曾知道,皇上还是常情的人啊。”

他抬眼看到一个身着玄衣的男子站在门口“是你。”

“是我,凤子塍我问你,若是皇后没死,你可会治她的罪?”

“当然不会,若是……”他猛然一怔,“你是说她没死?”

“……”

他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她在哪?”

“你说,她在哪?”

话音刚落,眼前的人已经不见。

“她在……对了。来人,备马。”

“启禀皇上,北阳朝大使来访。”

“人已经来了?”

“已经来了。”

“设宴款待,安排驿馆,朕明日接见。”

“这,皇上还是先去看看吧。”通报的小太监都快哭了。

他心里奇怪,更衣后去往大厅。不由大惊,大厅里站着的人一身红衣,皮肤白皙,剑眉入鬓,薄唇挺鼻,一双桃花眼轻轻上挑。

来人竟是北阳朝有战神之称的王爷劘晟。

“王爷别来无恙啊。”

“托乾皇的福。”

“不知晟王爷突然造访,有何要事?”

“不瞒启皇,我来寻一个人。”

“哦?何人?”

“大将军之女陈紫心。”

“陈紫心以前是我的皇后,你寻她做什么?”

“皇后已死,紫心还活着。我寻她……”语气突然变得温柔“是让她做我的王妃。”

“你……”

“呵,启皇,反正你将她伤的透彻,不若放手吧。”

第二日

“皇上。”

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她就站在他身后。他一把抱住她。

“紫心,你果然……”

“昨天,我师兄明明将我的消息告诉了你,为何不来寻我?”

“我,紫心……昨夜晟王来访。”

“是吗?可是晟王好像一会就走了吧。”

他低下头“紫心,贵妃生病了。你知道贵妃怀有孩子。”

“呵,凤子塍,送我去和亲。”

他放开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她“你说什么?”

“送我去和亲,凤子塍。”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再看到你。”

大殿:

“皇上,让将军千金和亲吧,她未死而离开皇宫就是死罪,现在不过是给她一条活路。”

“皇上,这大战刚刚结束,实在是没有能力再打仗了啊。”

“皇上,晟王可是不败战神啊。”

“够了,将军怎么看?”

“随她的意思吧。”

“好。”

那一日她一袭红装,千层嫁衣,千山万水,远嫁他国。

百里红妆 ,一路红尘。

他站在墙头,看着她渐渐远离。

有一人安静的看着她走远,一声狼啸远远处传来。

北阳国:

“王爷……”

“紫心,我说过很多次了,你不用叫我王爷,叫我劘晟就好。”

“好,不过你怎么会对我这么了解?”

“你当真,忘了?”

“没什么。”他轻笑拍了拍她的头。

她拂开他的手 “戂晟,我怎么觉得你把我当宠物养。”

“呵,你要真是我的宠物该多好。”

“呵。”

“你放心,在你心甘情愿以前,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

“啊?哦。”

“……”

“戂晟,明天我想去城中逛逛。”

“好,我陪你。”

“呵。不用了,让人说我是祸国殃民的妖妇,害得晟王不理朝政。”

“你若是妖妇,我便是妖夫。”

她看着他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突然觉得安心“呵呵。”

……

“戂晟,买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他笑眯眯的付钱,对她说“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爱吃啊。”

“怎么,嫌弃了?”

“哪敢?”

“都吃完,看你瘦成什么了。”

他一愣,随即笑眯眯的点头。

“戂晟,我听到你的心说,我累了。”

“紫心好厉害。连我的心声都知道。”一把抱住她,飞身上马,晃晃悠悠的逛着集市

却不知,有人立在街头怨毒的看着他们。

”戂晟,你一定要回来。”

“嗯,还没和我娘子圆房呢,我不会死的。”

“讨厌。”她的脸一红。

乾国在边关屯兵已久,局势紧张,戂晟不得不赶往边关。

戂晟狠悷之名在外,可是这次,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当晚她被下了蒙汗药,在醒来,却已不在晟王府。

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们有什么动向?”

她不由得一惊,是他。

“回皇上,晟王带兵我们实在不是对手。”

“废物。”他大喝。

“皇上莫急,臣有一计,定可让晟王乖乖退兵。”

“何计?”

“北阳国无人不知,晟王宠妻异常,不如我们以陈小姐威胁他。”

“何大人,小姐乃是将军千金啊。”

“她也是敌国王妃,再者说她本早就犯了死罪。”

她越听越心惊,想要站起来,却碰掉了床头的饭菜。

他听到声音,知是她醒了,挥挥手其他人下去他走到屏风后,见她坐起来,笑着走到她身旁,坐下“紫心你醒了。我去叫人准备饭菜。”

不一会饭菜端来。

“紫心饿了吧 ,吃点东西。”

或许是劘晟把自己的嘴养刁了竟觉得都不好吃。

“紫心,是不是生病了,怎么吃这么少?”伸手就探她额头的温度。

她摇摇头,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戒备。

他看着她突然叹了口气。

他转身,身后传来她的声音“子塍,”他转过身来看着她“我不想死。”

他的心狠狠的抽痛“我不会再让你受伤害。”

第二日,两军交战,启皇节节败退,军师不顾军令将她缚上囚车,带往战场。

“戂晟,你若再不退兵,她必死无疑。”

远处传来凄厉的狼啸声。

他冷笑“呵,启皇难道只会用这样的手段吗?”

“紫心……对不起”他喃喃,抬头,笑“晟王英勇无双,想必不会为儿女情长所困吧。”

“呵”

她绝望的闭上眼,江山和女人在男人心里的比重她一直清楚。

“她是我的妃,我自然要保护她。你记住:护好她,不然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撤。”

她惊讶的睁开眼睛。看到他正看着自己,眸中含笑,无声的对自己说“不怕。”

一支冷箭破空而来,眼看她就要葬身箭下,一个身影飞过来,挡在了她身前。

那一抹火红定格在她眼里,凝成了眼泪。

箭直插入他胸口。

“戂晟…………”

“心儿,别怕。”

“你傻啊,过来干嘛?会死的你知不知道。”她喊。

“我不会死,你也不会。”

她看着周围层层包围的乾国士兵,红了眼眶“戂晟,我爱你。”她站起来,看着启皇“凤子塍,我一直以为我够狠,没想到你比我……还残忍。”她转眼看着远处山峰上站着的人“这背后放冷箭的招数还是我教你的,你用到我身上。不过,我们打个赌,我赌我们,不会死在这。”

他看着她,她虽然站在囚车里,却和当初站在战马上一般,光芒万丈“紫心,我没有……”

主将被围,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刹那间子阳国以不敌乾国大军。

忽的一声狼啸传来,千万条狼朝着战场冲来,众人皆是大惊,而一直立在山峰上的人,却快速闪至紫心身边,打开囚车,抱着倒在地上的戂晟,脚尖轻轻一点,跃上战马,回头对她说“紫心,走。”

狼群仿佛有目的般,直把乾国大军逼得退无可退。

不消三日,乾国退兵。